真實到我驚醒後,頭仍然持續不斷抽痛的夢境。吞了一顆止痛藥沒有馬上見效,依然是心悸不已的餘悸猶存。以下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第一人稱夢境敘述(只是很單純的不想遺忘這個夢境)。

一個親密的異性朋友送我到家門口,禮貌性的吻別再見。住在門禁森嚴的大樓裡,我發現一箱很沉的寄給姊姊的東西,費勁千辛萬苦扛上去後,才發現原來姊姊今天刻意的支開我,讓我出門,是因為他在家中辦了派對。姊姊看到我進門,臉色十分尷尬,可能沒想到我會提前回家吧?!客人陸續離開,只剩一兩個姐姐比較好的密友。我對姐姐說:"現在可以跟你談談嗎?"姐姐說,要說甚麼就在這裡說吧!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於是我的怒氣整個爆開,把千辛萬苦為他扛上來的東西直接摔在地上,對她大吼:"為什麼要刻意的把我支開呢?我當你妹妹讓你很丟臉嗎?為什麼不讓我也一起參與呢?"我瘋狂的大哭大吼著。

最後是自己劇烈的頭疼把我給嚇醒了,但對於夢境裡那種委屈、不甘心,真的久久無法釋懷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kotopia 的頭像
kakotopia

擱淺,日未升而月已落

kakotop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