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2010的偶發事件)

因為沒有準備好與小組成員的討論內容,加上家裡又發生了緊急事件。於是我有意識的選擇翹了一門課。

那門課很重很重的比例是小組討論,而我是全班唯二的國際學生,我一直一直覺得壓力好大好大;不管是討論節奏還是內容。我們在為青年所受的性教育進行法案的遊說。

在美式教育裡,每個人都要自己負擔好自己的責任範圍。如果你不開口表達你需要協助,他們就會覺得你沒有任何問題,於是就會期待你在指定時間內,要完成所有的分工。

當你開口了,對方可能會表現出訝異,但是努力同理你(可能這是社工系);但對我來說,那某部份很像示弱,其實我沒有那麼弱的,只因為英文不是我的母語,所以我只能表現成這樣。

這聽起來就是個很爛的藉口,我連自己都聽不下去。

我也是到這裡念書之後,才發現我在某個部份其實是自我要求高又拉不下臉的人。所以在我第一次選擇逃避後,很深的內咎/自責讓我開始不知道怎麼去面對我的小組員,一直都有那種局外人的感覺。然後覺得自己跟不上大家的討論。

這個課的評分包含著一項參與跟貢獻。在覺得自己貢獻近於0的情況下,我只好不斷的壓抑著想逃開的感受,繼續努力參與,只求可以平安pass這門課。

檢討:我再也不要逃避自己應該面對的事了,不然後面出現的各種情緒真的遠比簡簡單單面對他來的負責多了。

所以,拜託不要用我的小組參與成績懲罰我呀!!!


後記:

這門遊說課(Lobbying)後來成為我這學期四門課裡面最高的一科。我評估最後參與報告總整理可能是大加分的因素之一(從下午三點一路整理到午夜十二點),然後另一位美國同學臨時脫序的表現應該是最大功臣(他應該要出現在最後討論時突然傳了通簡訊說他要載他弟回家,然後應該要完成的部分寄來的檔案是沒有完成的,就這樣失聯了)。

所以我算是被緊急救援成功吧: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kotopia 的頭像
kakotopia

擱淺,日未升而月已落

kakotop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