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吾老母陳小姐瘋狂的在MSN轟炸之後,評估邊際效益我還是認命的打給他可能會比較省時,然後我就知道這個令我傻眼的消息:Y返台了。不是回去過暑假不是畢業,就是回台灣了。

Y的存在之於年幼的我,就是讓我第一次體會到自己心裡住個一個叫做貪心的獸。Y的父母和我爹是小學同學,在這樣的關係裡又同年的我們兩個女生自然總是被擺放在一起。因為工作的因素,Y的父母提供了優渥的生活給他,念著昂貴的貴族學校,講著流利的英文,過著那種像是每年都可以出國遊玩的優渥生活。一直以來,我都好希望自己是他;就算當年只有不到十歲,我都還記得心裡那股為什麼我不是他家的孩子的哀怨。

長大的後來家裡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我開始明瞭羨慕或忌妒一個人的某一個層面是因為你知道自己永遠都不可能是他,求之而不可得的那種無奈。尤其是自己開始賺錢後,也開始明瞭要堆砌那樣的生活給孩子,父母要投入多少。Y的父母把他養得極好,沒有嬌嬌女的難以親近,對我也極為款待。我對於自己可以自給自足感到驕傲,只是每次到好客溫暖待我的Y家,我還是會有著那種這不是我的世界的疏離感。

後來我在準備出國的同時,知道Y也在申請學校;他一向都像是個ABC,來美國就像是天經地義我毫不意外。只是後來知道他來是念第二個碩士暗暗訝異了一下,對我來說學位這種東西有了一個,不會想再花時間投資第二個同樣等級的。

接著,我到了中部;輾轉聽到他去了加州。中間通過兩、三次MSN,都是在抱怨課業壓力大什麼的。我能理解,因為我就算現在來了快一年了,這也還是一直存在的問題。但是這種話題抱怨了一兩次就了無新意了,因為無論怎麼抱怨,問題還是躺在那裏解決不了。只能選擇牙一咬,跨過去;或是老娘不玩了。

我只是訝異他選擇的會是後者的這條路,因為他是那麼的喜歡美國!!

很多人都只在分享成功錄取學校的經驗,都沒有人有勇氣分享砍掉重練的血淚故事。真的是成功錄取就可以保重順遂的度過兩年嗎?我不這麼認為,至少我自己就生活在每天起床就想起自己是身在美國而不願意面對現實的擺盪中。

但老實說真的也沒甚麼不好的;尤其一個人的出國是要靠身後全體家人的支撐奉獻的時候,真的就是不合就趕快分一分了。不然投入更多的只是父母的血汗錢、自己的青春與眼淚。嘗試了,更清楚知道自己要甚麼。我也很佩服Y的父母的包容,沒有阻擋、沒有指責。只有為飛累的孩子提供安穩的遮蔽與保護。

我祝福Y有更美更好的人生。

 

((我後來也抓著我爸要他承諾我,要是我撐不下去了。他一定不可以覺得我很丟臉,要閉嘴幫我扛行李讓我進家門。-->我想那麼用力撐著指是害怕讓父母失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kotopia 的頭像
kakotopia

擱淺,日未升而月已落

kakotop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