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Festival

終於結束了,International Festival以及兵荒馬亂的一個月。據說這是我們系上一年一度的大事,但因為今年主辦的faculty金髮芭比(是米國人)混的太兇;導致今年活動完全沒有宣傳到,而我們參與單位直到活動前一天才知道攤位動線等等的,而且那天很多人都跑去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了,可想而知場面乾到不行。只有六個國家參與表演,九個國家參與食物展,甚至簡介攤位只有四個國家;門票連賣都沒賣完(好像到後來也沒人在收門票!)。這跟去年聽盛況空前搶票一空還要加印票根本就是差很多。However,我還是很享受和大家一起為台灣努力的過程。

 

本來,今年我們這屆台灣人算多;但在活動一開始大家好像參與的意興闌珊(課業忙碌+碰不到頭是真的,我們是兩百多人的program一分研究領域之後我就和大家再見很難~是我走的領域太冷門就是了XD)。然而,在中國同學詢問"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合辦?"之後,台灣人不服輸的精神就整個跑出來了!開了三次會+練舞三次馬上就把所有的東西搞定了~跟中國同學不一樣的是:因為他們人數是我們的三倍,所以他們準備食物的人跟表演的人是分開的。然而我們雖然只有五個人,卻尬了三項活動(表演、簡介跟食物),人不停的跑來跑去,但異常的有FU啊~我喜歡和大家一起共事的感覺:))

 

IMG_2625.JPG

這是我們今年參展的食物~青蛙撞奶

IMG_2627.JPG

跟香腸+大蒜(Si-Ba-La遊戲)-->國旗完全是手工製的!!

 

在台灣的時候,我非常不喜歡提到政治議題。跟大多數的台灣人一樣,總覺得有些東西不提,就可以當作他不存在,而且我可能還對於所謂的台獨份子很反感。但在美國,這是一個很複雜的感覺;我通常跟人家說我來自台灣,並不會刻意去強調Republic of China,因為我並不喜歡被當作來自中國,除了歷史課本上所讀過的五千年歷史,我對那個國家根本一點認同感也沒有。當然這是一個困難的事情,我得去向其他人解釋這後面複雜的歷史背景。

那種哀傷的感覺尤其存在我去紐約參觀聯合國的時候,進到平時開安理會的地方,我有一股濃濃的失落,原來這就是我們努力了那麼多年卻回不來的地方。我們不是二十萬人的小國,我們是兩千三百萬人耶!為什麼那麼龐大族群的人口會被這個世界當作不存在呢?難不成那些國家也認為不要去觸碰這個議題就可以代表我們不存在嗎?就連小小的群島都可以是一個國家,為什麼台灣不能?

說真的,現在想反攻大陸、收復故土的人,到底還有多少?如果真的要這麼做,我也不覺得會有多少勝算;就算真的成功了,是要兩千三百萬人去統治十三億人口嗎?我明白這不是單方面的問題,就算我們真的想放手,對方也會覺得自己丟不起這個臉而不肯放人。真的有某個時候會很自暴自棄的想;乾脆直接打一打,要不被統治,要不被歐美國家介入保護也可被當成一個個體:P。

為什麼台灣不可以只單純的是台灣呢?

真的是出了國才知道,原來我其實也是個台獨立場的人呀...

((只是真的到那個時候,台灣當局真的可以坦然的放手,還是要繼續當他的Republic of China??))

創作者介紹

擱淺,日未升而月已落

kakotop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