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假民主真獨裁工作重新分配後,我確定要離開現職,調到即將拆遷的院區去了,一個人發配邊疆牧羊去了。

其實我整個人今天很爆走,因為我現在的工作內容,得以參加整個工作分配的決策會議。當時分配工作的時候是有叫我們志願的,可是他們根本不是照遊戲規則玩的。我依序填了三個志願。但最後我得到的是我的第三志願,而原因竟然是他們不想讓同事A得到他的第一志願,所以只得安插同事A到一個他有填的第三志願;以致於排擠到那些把同事A的第三志願填第一志願的人。骨牌效應似的,,本來我得到我的第一志願的,因為他們把先要安插的人插進去了,再考量這個人不能去院區,那個人不能接這個工作。於是我到最後就落得第三志願。

本來更OVER的是,他們看到某一個科別只有我一個人把他放在第二志願,其他人都沒把他列入志願的時候,他們就直接叫我去那個科別了。還好我參與在那個會議中,才有機會為自己發聲。我當然抵死不從啊!明明我第一志願的工作就有著落了,我幹嘛屈就自己去第二志願?就很像如果是一樣的科系,明明就有台大可以念,我幹嘛去念政大?

重點不是我最後得到什麼,而是分配過程是否公平。所以我很氣。

但現實人生中,無論多氣、多哀怨,總是在別人眼皮底下討生活,所以還是得暗暗吞忍下去。只得學習從鳥事裡面尋找光明面(菜呢?菜在哪裡?):

1)院區預計再半年就要搬遷了,其實志工也撤的差不多了,病房也剩幾個,其實去過的同事都說,那裡是唸書的好地方。

2)因為在邊疆,所以天高皇帝遠,自己樂逍遙。

3)新工作的地方離租屋處,只有十分鐘的路程。這下可以睡到七點三十分在起床了耶

其實在分配工作的同時,我在心裡默默的向上帝禱告著:主啊~請把我放在您覺得最合適的地方吧~。所以就算過程讓我生氣,對於這個結果,我還是謙卑的接受他,並心存感激。

好啦~現在是高半仙的開釋時間:

原來工作分配就跟戀愛一樣,跟初戀情人(第一志願)的愛情沒有結果,也許是被強的或被指腹為婚(被內定)或嫁給了第二任、第三任(第二、三志願)男友,雖然對初戀有很多的惆悵但總算是結婚了也家庭和樂。所以就只能高呼:「這丟西人生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kotopia 的頭像
kakotopia

擱淺,日未升而月已落

kakotop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